去国十年,老尽少年心。愿得一人,白首不相离。

盛如汐再见萧言尉是在新入职的第一个项目上。从他们最后一面至今,已时隔六年;场面可谓“有生之年,狭路相逢”。

时过境迁,当年的老同学,如今一位是萧总监,一个叫盛助理。

场面瞬间就从他乡遇故知的伏特加味浪漫变成冰冷的社会地位差距。


更扎心的——萧总监坐在了甲方。


放在两年前的盛如汐,那肯定落荒而逃立马找个地缝就钻进去。好在世界对他没那么残忍,现在他已经被锤炼得心里天崩地裂表面仍旧八风不动。

他跟随领导礼貌问候致意,情绪端得稳稳当当。默默Loop“不认识不知道没听说过”的十字真言。

事实上在原先拿到的资料上甲方的接洽人的确不是萧言尉,他属于临危受命,刚从美...

我回来了

ARTPOP

要不然凭何怀念

仲夏夜之梦

梦里有青蛙,王子,和他。

Young and Beautiful.

又是这样的时候,说保重。

Rianbow

春秋冬夏,朝朝暮暮。

白日。一个昏昏沉沉的梦,我梦到了离奇的生死,梦到了我喜欢的人。我们住在隔壁,我对他表白了,却没有什么回应。即便知道是梦境,也沉醉其中,我真的,真的不愿醒来.......

1 / 5

© 山の岚 | Powered by LOFTER